Musya✌

我突然泪下如雨,但我在心底里欢歌

【底特律/马康】康纳Rk800不明白

看了好多小马哥角度对康纳的爱,现在也想从康纳角度写写康纳对小马哥的爱
     是甜饼
     警探组亲情向

    康纳是一个异常仿生人,虽然在异常之后,他并不觉得自己与以往“正常”时有什么差别。他照旧是遛相扑,控诉汉克的垃圾食品摄入量和用自己舌头上的感应器检验案发现场的不明物质。

   别的仿生人也感到诧异,瞧啊,康纳甚至连头上的LED环都没有取下来。现在的仿生人中也只有他一板一眼的穿着仿生人制服,这是多么的奇怪!康纳有时走在大街上 ,不时还会有仿生人同胞走上前来握住他的手低喊“we are free”。但康纳向来没什么反应,因为他已经是 一个异常仿生人了,只是他们看不出来而已。
    
    可是在某些时候,康纳又可以很明确地感知到“噢,我的确是一个异常仿生人”他的数据库中无端多出了许多他自己也不明白的代码,而这些代码波动的频率,又与他看见马库斯时息息相关。

这就着实让康纳苦恼了,因为这个代码,他总是不自觉将马库斯的相关权限调到最高。而汉克更是对康纳的此项举动颇有怨言。 康纳总是是在与汉克吃饭或遛狗时因马库斯的一个电话便匆忙离去,而最近这更是上升到了一个新的高度。人尽皆知,康纳是个绝对的工作狂。但马库斯的一个无关紧要(汉克认为)的会议竟能将他拉离案发现场。
    
汉克视角:
   “十分抱歉,汉克,这次的案件我不能参与了,因为刚才耶利哥告知balabala,必须要我balabala,所以得balabala,况且这次的案件只是小小的偷窃,我相信你们即使没有我也能更好的处理,但耶利哥balabala,所以【我必須得去見馬庫斯一趟】”
   
    ,好嘛,反正都是为了那个混账安卓,汉克简直欲哭无泪了,他总算了解到那些嫁女儿时痛哭流涕的父亲心情,自家养了多年(模拟生命:???)的白菜,突然被不知哪来的猪给拱了,无论是谁都难免悲伤,尽管拱自家康纳的猪英俊有才迷妹多还是仿生人领袖。但拱了就是拱了,猪就是猪。所以汉克还是忍不住一边往外蹦着脏话,一边目送康纳小跑着离开。
    
      康纳这点小变化不止是汉克发现了,大部分人,准确的说是整个警局的人,都微妙的发现康纳在马库斯方面有所执着。不是康纳把自己代码异常的事情到处宣扬,而是他实在太好懂了,他那样异常的异常仿生人,却会在马库斯来警局探访他时露出某些可爱的小动作与小表情,这倒使他像个真正的人类。
     
      康纳也会在与别人谈论马库斯或在电视机上看见马库斯的演讲时开心不已,他心绪可没有在表情上显露,但人们就是能明白,他那双蜜糖色的玻璃眼睛一改往日漠然的冷淡样,变得鲜活生动起来。先不论他们到底是怎么从那双无机质的眼珠中看出这些,但他们做到了,而康纳也确实在开心着。

      于是当马库斯因某些事务专程来警局接康纳时,大家(除了汉克)都会挪揄道“康纳,你的男朋友来接你了!”这时康纳就会一边快速的收拾东西 一边反驳道“不要这么说,我与马库斯只是在耶利哥方面有所合作,在私底下也只能算较为熟悉的朋友,并不是如此亲密的伴侣关系”

      你就扯淡吧,大家看着小跑着前去的康纳和无比自然为其拉开车门的马库斯,都不自觉翻了个白眼。

      盖文更是走到汉克面前打趣道,也许过不了多久汉克就能收到他俩婚礼的请帖。汉克可理解不了他话里的幽默。他脸黑的就像是三十年没刷的锅底。
      “你再多说一句,我就把你鼻梁打断!”

      说回之前那个代码。虽然康纳先前还为此不胜烦恼,但后来他也就慢慢习惯了。毕竟这也没给他的生活带来什么实质性的影响,除了他见到马库斯时发动机会加快,不自觉将马库斯相关事项调到最优级或是单方面给予马库斯自己的最高权限之外。他还是从前那个认真死板的仿生人警察。他没觉得这个代码会给他带来什么危害 也没想到这个代码竟真有一日能给他带来危害。

      一日康纳与往常一样在同马库斯一并演讲,这日是个明朗的晴日,与底特律与以往的狗屎天气截然不同,蔚蓝的天空与蓬松的白云,人群的欢呼与马库斯的微笑,一切的一切都让康纳从心底感到快乐,这该是多么美好的一天啊,如果它的系统没有发现炸弹的电流声的话。

       发现的瞬间他将脑中弹出的自我保护优先选项弃之不顾,第一时间选择用自己的机体作为马库斯的屏障,这可真是奇怪,要知道康纳可是最先进的仿生人,它的系统可在一瞬间运算出十到几十种不等的解决方式,一种可以使马库斯和他自己都受到最小损害的方式,可康纳却没有进行运算,而是径直向前去保护马库斯。

       康纳认为这可能是因为它脑中不明来路的代码拖慢了他程序运算的速度,又或者是这些代码其实是某种不知名的病毒,它切实的影响到了康纳的机体,使他判断错误。

        此时康纳头脑中"自我保护优先"的弹框不断充斥着自身的视野并伴随着刺耳的警报刺激着康纳的软体。但康纳管不了那么多

        “马库斯不能出事,他是耶利哥的领袖,是仿生人的信仰,他是……他是……”

       【检测到机体大面积受损,强制进入休眠状态】

      “康纳?康纳?你能听见我说话吗?”

      “是的,马库斯。你还好吗?”康纳在维修台上睁开双眼,用自己蜜糖色的双眸仔细注视着马库斯。

      “我没事。”马库斯叹了口气,颇为无奈的扶了扶额“康纳,你为什么要在那个瞬间突然冲出来,要知道我们本可以做出更好的选择,而不是让某一方承担报废的危险。”

      “ 十分抱歉,马库斯。如果你感到困扰的话……”

      “不不不,康纳,我并没有责备你的意思,只是你要知道,以当前耶利哥的技术,并不能保证完整的将你的记忆与人格传入另一具机体,这其中有着很大的不确定性与危险,所以我希望你在今后的任务中,无论如何都要以自身的安全为第一优先,好吗?”

     “好的。”康纳无比认真的点了点头,像是个幼儿园中等待老师发糖的乖宝宝。

     “嗯,康纳,我还有件事得告诉你。”马库斯在这时突然窘迫起来,他不好意思的摸了摸脖颈,斟酌着接下来的语句。

     “就是,嗯, 这次的袭击可能损伤了你的相关软体,在我们修复好你的机体后,你仍没有重启的迹象,不得已下我们连接了你的程序,还希望你原谅”

     “没关系,我能理解"

     “还有一件小事"马库斯感到自己紧张得不行,如果自己的灯圈现在还在的话一定会疯狂闪黄光"嗯……就是,康纳,我发现我在你的系统中似乎拥有最高权限?”

     “是的。”康纳无比正直的回答“我认为你是一个可以信赖的人,对你开放最高权限并没有什么不妥”

    “等等,康纳。”马库斯在这时又露出胃疼的表情来了, 尽管他根本没有胃“你要知道这在现今的仿生人中意味着什么,这像是……家人、伴侣或是其他更为亲密的关系”

      “我明白了,马库斯,如果你感到冒犯的话,我现在就把它……”

      “不不不,康纳你根本就没有明白。”马库斯深吸了一口气,悄悄的酝酿了一下情绪后,才鼓足勇气说出

   “我想说的是,你能给我一个机会,让我也能对你开放最高权限吗康纳?”

      康纳茫然的瞪大眼睛,好像他的音频接收器依旧故障似的。

      于是马库斯又突然的笑了,他的爱意透过他双色的虹膜倾泻在康纳周身。他温柔的微笑着,说道
      “我的意思是,可以和我在一起吗?康纳?”

后记:
 
    “嘿!康纳!你的男朋友来接你了!”但这次康纳没有反驳,只是匆匆的向马库斯走去,而马库斯更是在帮康纳开完车门后,对警局的大家比了个胜利的手势

    警局的大家:“噢天哪,别是我想的那样”
    盖文:“卧槽快拦住汉克!!!!他拿着枪冲出来啦!!!!!”

我真的好喜欢他们啊,就算自己写文写的不好看也要为他们发次电。
如果有机会的话,我再从马库斯视角写一遍名字就叫
马库斯RK200想不通
噗哈哈哈哈哈,其实我只是想取这个名字而已,写不写还是要随缘呀,希望大家能喜欢!

评论(40)

热度(58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