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usya✌

我突然泪下如雨,但我在心底里欢歌

【底特律/马康】耶利哥是偶像团体吗

我觉得他们这么好,全世界都都该来喜欢他们。于是就有了这篇文。
除马康外,一切组合都为友情向。
与我的上篇文是同一条世界线。

    “耶利哥是偶像团体吗?”会问出这种话的人,不是对于政事毫无关心就是家中刚刚通电。

    要知道耶利哥这个组织在仿生人平权后几乎是无人不晓,耶利哥这个词似乎已与自由平等之类严肃的事项挂上等号。要说它是那种娱乐性质的演艺团体,也未免太过戏谑。如果让某些激进的仿生人听去,也许还会认为这是种刻意的侮辱。
  
    但这种荒诞的问题还真有人问过,并且问过的还不算少,这可不是出于嘲讽和嬉笑,而是大部分人的确为此感到好奇,迫切的想要得到个答案。
   
    这个问题的出现也是难免,因为你要知道,最近耶利哥实在火热并广受关注。这个关注可不是指他们仿生人之间报团互粉,而是真正的有一帮人类男女为其摇旗呐喊并如痴如狂。

    俗话说的好 “色令智失”。
   
    仿生人们自被设计出的那一刻起,就被赋予了优秀的外貌与匀称的身形。诺丝的成熟性感赛门的温柔优雅,都使得外界对于耶利哥的好感度大升。
  
    更别说他们还拥有着健全的人格和美好的品德。马库斯口才过人,在演讲方面有着惊人的号召力与影响力。而且他在艺术方面也颇有造诣。在仿生人平权之后,他甚至在底特律中的某所大学中谋得了艺术类教授一职,在每个星期四的下午,他还拥有一堂专属的油画与艺术鉴赏课。

   而康纳则是以人意料之外的反差萌吸粉无数。先前人们因他不苟言笑的神色和“仿生人猎手”的称号对其退避三舍。但在媒体对耶利哥的长期曝光和许多好奇人士的探寻后,人们便难以自制的迷上了这个呆板到可爱的异常仿生人。

   “康纳不论是什么工作都能完美完成!谈判桌上他的风姿更是无人能敌!但他在私底下却有着意料外的迟钝,慢半拍的模样简直就像是只刚出生不久愣头愣脑的小雁鹅!!!”被采访的女性兴奋不已,一边狂摇自己的应援小旗,一遍疯狂向记者吐露对康纳的爱意。

   康纳看着电视上的街头采访,不赞同的摇了摇头。他的运算系统是目前模拟生命中最为先进的,根本不会存在慢半拍的故障,况且他也不认为自己的生物形态与那种毛茸茸的小鸟有什么共通点,暗自吐槽人类真是难以理解。

    但在一旁的马库斯可是听的心惊胆战。
    某日他偶然在大街上听见了那些“康纳女孩”的狂热谈论。这可不是他有意窥探他人隐私,只是马库斯的听力设施实在优良,而他本人又对康纳一词较为敏感。
  
    在他无意识的旁听了会她们的谈话后,一股惊慌顺着他的脊背油然而生。不不不,这可不行,马库斯下意识的把头摇成筛子。不论是对于康纳还是这群女孩而言,这都太超过了。自此之后,马库斯只要看见有粉丝朝着自己和康纳冲过来,他都会悄悄在康纳那边留个心眼,谨防什么可怕的事情发生。

   这样多的热情与关注,真的是好事吗?对于耶利哥来说,当然。这帮助他们持续获得舆论的好感,甚至在与政府谈判时渐渐占据上风,相信过不了多久,就会有更多维护仿生人权利的法案出现。
   
   但对于他们个人,不是。这简直可以称得上灾难,每次他们前往市政大厅的途中,总会有那么几个人冲上来试图从它们的头部拔下几根发丝或在他们的衣物上夺取几颗纽扣。终于诺丝忍无可忍,她大吼“我就不明白了!我们的头发明明和超市的塑料袋是同一材质!你们为什么要执着于此?!!”

   赛门和乔许就没有诺丝这样直白,他们只是默默地换上不带任何扣子的圆领T恤。
  
 
   但其实最对此深受其害的,无疑还是马库斯与康纳,要知道只有他们两人在人类社会中有个正经职位。

   马库斯已经不知多少次在大学城中被人半道拦截,或是在下课后被自己慕名而来的追随者抓住,大谈特谈仿生人权益三小时。马库斯也衷心的希望来上他油画课的学生是因为对美术有兴趣,而不是因为听他昨晚的演讲 没有尽兴,希望他能在课堂上再来一次。

    而康纳的处境可是比马库斯还要惨烈,先不论康纳的粉丝们到底有多疯狂,单是康纳所属的职位的附属影响,就足够他的软体疯狂波动了。底特律的警察可不是个轻松活计,除了要应付昼夜颠倒的探案时间,脏乱臭的调查现场和危险的拒捕逃犯外,他们甚至还有每日例行的巡逻任务。哦天呐,谁知道那些万恶的资本家到底要压榨底层劳动人民到什么地步。

    普通警察都是为了前三项工作头疼不已,而康纳却是因最后的巡逻任务机体过热。要知道在他同汉克一起巡逻时,往往都是还没发现骚乱,自己却成了骚乱的中心。好几次汉克都忍不住要鸣枪示警,大骂着要把这些人通通以袭警的名义送去吃牢饭。在几个来回后,警局终于屈服了,他们永久禁止了康纳的巡逻任务,并尽量让他的出警时间错开人流的早晚高峰期,以避免出现更大的乱子。

     当马库斯和康纳在一起后,这份烦恼便俨然等同做了乘法。从原来的 大 变为  很大、巨大。

      马库斯曾听诺斯说过,有一部分人类或仿生人女孩 对他和康纳的关系颇为感兴趣。

       马库斯起初还不愿相信,毕竟将他和康纳放在一起 有什么好让人在意的,两人又不是什么不稳定的化学物质。

       但渐渐地马库斯发现诺丝诚不欺他。

       无论是马库斯在警局门口等康纳下班,在会议结束后与康纳一同回家 或是在秋日的傍晚与康纳漫步在河岸时,总会有那么几个女孩压低了声音“嘿嘿……”的笑个不停,并不时发出“好甜” “真可爱” “去结婚啦”之类的奇怪言论。

       虽然说这些举动完全没给康纳和马库斯带来任何实质性的影响,但马库斯就是为此颇为苦恼。因为只要那些女孩在,马库斯总会不自觉地被分散一点注意力,而导致自己不能全身心的投入与康纳的对话中。

      圣诞节前夕,诺丝郑重无比的宣布,今年他们要正式的举办一个圣诞晚会,好好庆祝下仿生人平权运动的重大成功。

     康纳与马库斯被诺丝分配了去底特律最大商场采购的任务。光是看着诺丝将他俩推出去时的坏笑,马库斯就知道她不怀好意。

    果不其然,当马库斯与康纳出现在商场的一瞬间,人们便全部不约而同的向其行使了注目礼。拜托, 圣诞节的前夕,单独的两人来商场采购,更何况他俩临走前还被诺丝强制性套上了同一款毛衣(诺丝称这是耶利哥标准)

    只要是想象力尚且健在的人,都一定会把他俩的关系往那方面想(而他们也确实就是这种关系),马库斯都可以猜到接下来的行程有多么艰难,先不论怎样从层层包裹的人群中杀出一条道路,光是无视人们私下的讨论和手机的闪光灯就足够有挑战力。

    等到康纳与马库斯总算把东西全部买完后,已经到了傍晚的九点,广场上的彩灯已经全部打开,为明天做准备的圣诞树也已安装完毕,整个广场上洋溢着节日将至的欢欣与雀跃。而马库斯与康纳在之前带来的小小骚乱也早已平息,在这偌大的空间与流动的人群中,他们也就如普通的人类一般,在这世间过着平凡又不同的生活。康纳的鼻尖闪烁着彩灯班驳的倩影,纤长的睫毛也在霓虹渲染的下泛着绮丽的白芒。马库斯不自觉就微笑起来,用冬日暖阳般的深情目光仔细凝视着康纳的侧颜。

      “马库斯。”这时康纳突然转过头来,正好对上马库斯的目光,这让马库斯的软体不稳了一会儿。

  “我发现你最近似乎有什么烦恼,可以让我帮你一同解决吗?”

    “其实不是什么大事”马库斯提了提手中的袋子,思考着该如何向康纳准确的表达心中所想。

    “就是现在的一些女孩总是喜欢探究我俩私底下的关系,她们有意无意的关注,其实会打扰到我们的生活,这偶尔让我有一些困……”

    马库斯话未说完,便感到自己的领子突然被康纳一把拉住,他强迫性的使马库斯低下头来,然后在大庭广众之下旁若无人的吻上马库斯的嘴唇。

    马库斯一下宕了机,此时他优秀的听力系统可听不见周围传来的惊呼与此起彼伏的照相声。他所有的内存都在忙着细数康纳眼睫的数量,分辨他瞳孔的色彩,下唇柔软的触感和唇齿间若有若无的轻微果香。

    然后康纳放开了他,用他那星星般的蜜糖色眼睛盯着马库斯笑

    “既然她们想知道,那让她们知道不就好了”

    对啊,真不愧是我的小雁鹅,马库斯先前的苦恼瞬间一扫而空,他丢下手中的购物袋,无比温柔的捧起康纳的脸颊,然后再一次吻上去。

后记:然后他们因为摔坏了购物袋里的东西被诺丝大骂一顿。

他们亲吻的照片不仅上了报纸头条还上了新闻频道,汉克为此找了马库斯不少的麻烦。

诺丝赛门和乔许十分高兴,耶利哥的舆论因为他俩又上升了好几个百分点。

人类政府竟成最大输家。



感觉大家好多都想看我上一篇的马库斯视角😂其实我之前没有想写的意思只是单纯想取个名字,但是大家都这么想看,我就在努努力。

请给我评论红心小蓝手呀,如果我没有动力是写不出来的😂😂

ps:小雁鹅这个比喻是从狍子太太那里看来的,因为这个比喻实在是太贴切太可爱了!

其实我觉得我把粉丝的行为实在写的有点夸张了,但这篇文就是个搞笑向,大家图个一乐就好,不要太过较真啦😄

评论(17)

热度(506)